书法家德华公湛江新闻

德华公者,谢德华先生也。本地书法爱好者若听到此名,一定会道:“久仰大名”。

德华公和我同村,且同宗族,反正其祖先和我祖先是同一个人,追溯到上几代的事。因为他和我爷爷同辈,故我称之为德华公。

自我有记忆开始,德华公就已不在村子里住了,他退休之后一直住在赤坎。逢年过节的时候,才能见到他回老家。有一次过节的时候,听大人说,德华公回来了。众人都带着崇拜的眼神向他望去,然后发出欢呼声,仿佛看到了明星。

我很少见德华公,但是却常常见到他的字。踏进小学校门的第一天,看到校门上刻着“台岭小学”的繁体字,那就是德华公的字迹。然后学校旧围墙上有“春风化雨、桃李芬芳”的字样,大概也是他的字迹。我之所以不确定,是因为旧围墙已经拆了,但是字迹还留下我回忆小学生涯的时光里。

小时候有一次和母亲到赤坎,母亲指着一市场上的字说,那是德华公的字迹。我对其敬佩之情油然而生。村中的祠堂翻新之后,我见上面的墙上挂着木框,框中有白纸写着黑字。乡亲们说,那是德华公的字。我仔细一看,发现上面写的是古文,字体苍劲有力,行云流水,看落款处,果然找出德华公的名字。

听村里的老人说,德华公是抗日老战士,一生颇有神奇色彩。他曾假扮“算命先生”当粤桂边纵队司令部单线联系的情报人员,曾率领八百壮士攻克伪乡公所。他6岁跟教私塾的父亲学写毛笔字,

在抗日战争及解放战争中,一手拿枪,一手拿笔,坚持不懈地练习书法。在市公路局离休后,潜心研习毛笔书法。

后来我去雷州,在榜山村雷祖古庙的碑廊里,发现“两祖四古之乡”的碑词也是出之德华公之手。当地的村民问我来之何处,我曰遂溪某镇某村。村民皆摇头说不知道在何方。我改口说就是德华公之村,村民顿时恍然大悟,都笑着说:“识得”。态度甚是恭敬。有谢姓村民如数家珍地对我说,德华公曾写数十万字的《雷阳谢氏族谱》,此地谢氏子弟无人不识公啊。还说,碑词中“两祖”指雷祖陈文玉和谢祖谢琨。谢琨是东晋宰相谢安的侄子,雷阳谢氏是谢琨之后,我们的祖上曾住乌衣巷。怪不得祖公墓的碑上有“乌衣后裔”的字样,我顿时有感而发地背刘禹锡的诗句:“旧时王谢堂前燕,飞入寻常百姓家”!

工作之后,2009年的时候,我在本地报纸上看到关于德华公的报道,说89岁的他耗时半年,书写完成了一幅长13米多、宽1.25米,共计一万六千多字的《周易》长卷书法作品。文章中还配一张德华公在南桥河之畔展示他作品的相片。我才知道德华公原来就住在南桥南路,他离我如此之近。套用宋代李之仪的《卜算子》,就是“我住南桥北,公住南桥南。日日思公不见公。”

有一回,我在书店看到一名本地作者的书,书中收录了一些湛江文化名人,其中有一篇是写德华公的。才知道到他出版了《谢德华书法集》等多个专著和抄著。他曾参加美国、加拿大等10多个国家巡回展出,多次获得金奖。他还被中国艺术院认证为“一级书法家”。

前几年,我一直想找一个机会跨过南桥去探望一下德华公,但是想到自己在书法上毫无建树,怕有愧德华公,所以一直不敢向南桥之南迈步而去,只能在时间和空间中仰望德华公的书法。

原创文章,转载请注明: 转载自beplay 靠谱|beplay苹果版【欢迎光临】

本文链接地址: 书法家德华公湛江新闻

Related Post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