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韵天成凤翔舞 师法自然舟自横——记著名军旅书法家宋凤洲

宋凤洲是名有着副教授头衔的书法家,还有一个特点就是他还曾是位军人。这两点融合到一个人身上,不禁会让人联想到严谨加严肃。其实,听朋友讲,宋先生是位平易近人又极具生活情趣的人,他的楷书作品法度森严兼具神采,把中国汉字之美和楷书特有的大气端庄通过笔端传递给世人,宋凤洲不仅仅是位书法界的大家,他还热爱生活,深谙养生之道。

宋凤洲自孩童起对书画就十分痴迷,在小学时,书画作品屡屡获奖,小小年纪就成了个名人,让许多的同龄人羡慕不已。虽然说孩童时代正是嬉戏玩耍的年龄,而宋凤洲却能坐住板凳,专心致志写字画画。正是他的这种求知欲和刻苦练字的劲头,使他练就扎实的基本功。当年在部队参军,也因一手漂亮的毛笔字于上世纪80年代两次被抽调到北京军事博物馆专门担任展版书写工作。在此期间,宋凤洲有幸成为了欧阳中石的学生,受益良多。

欧阳先生的书法造诣和气度品格都对他影响深刻。在宋先生的书房中,挂着欧阳中石亲笔书写的古书论以示教诲:“张旭尝言,初见担夫争道,又闻鼓吹而知笔意,及观公孙大娘舞剑器,然后得其神。”还跋曰:“古之论者,每作此说,想必大有妙处,凤洲棣可细作琢磨或有收益。”他将导师的亲笔教导当成座右铭,临书必鉴,一刻不敢忘记。

从担夫争道,悟出了书法的点画揖让,配合协调;从鼓吹的抑扬顿挫,悟出了书法的曲直疾涩、虚实变化;从公孙大娘舞剑器,悟出了书法的气韵连贯和神采飞扬。以此指导自己的楷书学习,在把握法度森严的欧体中贯穿生动活脱的神韵。

“不逐春光斗紫红,东风过处敛芳容,何必卖笑分高下,独傲秋霜看落枫。”这是欧阳中石先生赠给宋凤洲的菊花诗。这既是恩师对弟子书品和人品的肯定,又为他指明了学书做人的方向。“做书法家,求学问,养工夫,不做书法活动家。写好字,才是本分。”宋老师正色道。他认为,书品好,必先人品高,将学书做人融为一体,才能成就自己的书品,才能完善自己的人品。正因为秉承这样的信条,在其书作备受赞许与肯定的同时,宋老师忠直诚厚,淡泊名利的人品亦为同行和朋友们所称道。凡慈善公益活动,宋先生均积极参与、不计回报。对此,他认为这是份内之事,不值一提。

在宋凤洲看来,书法首先是一种文化。书法在实现其记录的基础作用之外,更体现着整个民族的文化历史以及其所处时代的特征,是综合而不孤立的。其次,书法更是一种艺术。所谓书法作品是艺术,因为汉字书写不仅可以进行文字交流使用,同时也可以兼用抒情和欣赏,也具有和其他如绘画、音乐等艺术门类一样的传情和审美的作用。

宋先生认为,对于个体而言,书法更是每个人的人生缩影。书法家的个人经历,学养气度,脾气秉性一一体现在自己的作品中。他一直信奉“不当羲之第二,难当羲之第一”的道理,这里就涉及到了一个师古与创新的问题。

宋凤洲注重传统功力,追求自然创新。他说,师古是创新之母,创新是传统的继承,没有继承传统,创新就没有牢固的基础。他提倡潜学前圣,“先当书奴”的精神,把临帖看成学书的捷径。强调“学书未有不从规矩而入,也未有不从规矩而出”(清朱覆贞《学书捷要》)。“水到渠成,瓜熟蒂落”才是符合客观规律的。在学习先贤的基础之上,书法者各有特点,于是自然形成自己的风格,而不用刻意为之。

现在有的人总想作大幅度的变形和异变,轻视点线的内涵和精致微妙的不同。苏轼有句名言“始之真放在精微”,说得非常好,因为艺术的魅力恰恰在于这些精微之处。如果创新就是追求,“怪”与“异”那么未免把书法看的太过简单。而且真正的创新必须具有优秀的特点,如果创出的产品质量反而低劣,就不如不创。观看宋先生的作品,细细品味,便能体会那于细微之处的自在挥洒,这才是书法创新该有的面目。

楷书是我们最熟悉的字体,亦是最吃功夫的字体,也最不容易写好。因为它八法齐备,规范严整,“一点之失,如美女盲其一目;一画之失,若壮士折其一肱”。莫说一行败字,只就一字失手,便造成通篇有憾,难以成精品。因为楷书气象静穆,难以飞动,很容易写得死板,缺乏生气,需要有深入的悟性和灵活的机智才行,不然写不出形神兼备的优秀作品。所以说楷书学成难,创新更难,极易走板跑调,没有胆量和毅力是绝对不行的。

一些有真知卓见的书法家,从不放松对楷书的追求与探索,正是为了严格训练和精益求精,宋凤洲不惑以来,虽然不断加强对行书、草书的学习,且建树突出,但仍没丢掉对楷书的继续学习。他认为楷书体作为书法艺术的一种形式,集中体现着中国特有的彬彬礼仪和文化文明,真实反映着广大中华民族人民传统的审美情性和处世哲学。

厚积薄发,菊花默默地绽放于百花凋零的深秋。由于宋凤洲的勤奋耕作,在书法艺术上结出了累累硕果。多年以来,他的书法作品在全国展出、报刊发表很多,并获奖频频,有些作品还被和总部首长、中南海钓鱼台国宾馆、诗词研究会等多家单位以及日本等多个国家收藏,其书法论文更被国内、军内各大媒体争相发表。由于宋先生的书法成就辉煌,这些年来,宋先生得到的奖状证书、奖杯不计其数,但是他一件也没有摆放到桌面上。

对此,宋先生有自己的看法:“获奖是好的,代表自己的作品受到肯定,我很感谢大家对我的认同。但是,换一个角度来讲,我得了第一名就是最好的吗?我觉得不一定,也许是评委的欣赏角度恰好与我相同,亦也可能有很多高水准的书法家并没有参加比赛,所以赛果并不能代表一个书法家的艺术水准。”

除了书法家的身份以外,宋凤洲还是一位书法教育者。在军事院校任教,当了十年的书法教师,写书法宋凤洲一丝不苟,教书法宋老师更是严谨细致。他还自创了一套知行结合的灵活的教学方法。学习书法理论和进行书法实践的关系是“知”和“行”的关系。所谓知就是书法的相关文化内涵,让学生更了解学书法的意义所在,从而产生兴趣。所谓“行”则要遵守“路正、学勤、功深、扬优长”的准则。

宋凤洲,河北正定人,幼习书法,后师从欧阳中石先生。退休前为某军事院校副教授。现担任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、中国楹联学会理事、中国国家博物馆画廊艺委会委员兼客座教授、河北省楹联学会副会长等多种社会职务。其书法以楷、行书见长,作品多次入选全国书展并获奖。中楷作品入选“全国第一届正书大赛”;行书作品获“国花杯”金奖、世界华人艺术大会”特别金奖。

Related Post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