初春和煦 上元景风——王加煦书法一瞥

王加煦,又名王宏瑜,斋号景风楼、和斋。温州市书协理事,苍南县书协副主席,师从中国文联副主席、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陈振濂教授。2010年参加“草圣追踪“大草研究班,专攻大草技法;现为颐斋书院“楷法表现”班成员。2013年参加镌墨楼魏碑讲习班,分别经历摩崖、墓志和碑榜等魏碑书法训练。书法作品先后荣获“陆维钊奖”浙江省第七届中青年书法篆刻展铜奖,浙江省第三、四届群星视觉艺术大展银奖等。

N年前,我嘴碎,说大苍南书法圈子,估计老王以后没啥进步,天天碎嘴平方样儿地调侃,手上功夫可能会开方式后退。

事实证明,我的预判出现极大错误,他先是冷静地自我审视,继而师从颐斋陈振濂先生,苦学狠练七八年,折磨虐待了无数毛边纸,终于打通了草书和魏碑这任督二脉。年近中年,知不足而后勇,有点意思。

老王早年也有职场梦想,学了半部的人情练达,可惜梦醒早了点,竟洞明了混浊的世事,从此,圆融处事的背后留着三根芒刺,偶尔扬手,刺开肉麻的现实,挺有意思。

这回唆使老王做展览,还精心给他上了套,创作主题得是元宵节,作品要十来天完成,传统纸面之外再加点装置……他一一应战,果然是勇者无敌!相当有意思。

老王,王加煦,斋名景风楼、和斋。为元宵节做的这个展览,正是初春和煦的“上元景风”!

就展览这些作品,从写字的角度来看,都不讨好,楷书写的歪歪扭扭,似粗头乱服之“乞丐”,草书写的分不清一个个字,看不懂。在很多人眼里,加煦的书法走入了歧途,不可救药。还不如弄个小行草或小楷写写,入个展获个奖实惠。

七年前,加煦只身上杭城,入颐斋追随陈师作“草圣追踪”,自此,走上了不归于写字的书法之路,脱离了如此繁华的书法世道。抛开个人的荣誉前程,投身于寂寞和冷落。这个需要壮士断腕的决心。多少年过去了,就人而言,原来的加煦还是加煦,就名而言,原来不知道还是不知道。就书法而言,已经是脱胎换骨的改变,书法从写字到艺术,已然是浴火重生。抛开的是世俗的书写,得到了是肉眼凡胎无法知识的艺术表现。

书写可以把不断的重复作为个人的风格,表现不可以千篇一律,对于每一件作品,既然是作品,是神圣而严肃的一件事。复制是对艺术的最严重的亵渎。不愿重复却给自己的每一次创作带来殚精竭虑之感。不要以为这里十几件作品,作者一个晚上就可以一挥而就。如果只是书写,这种认识并没有问题。如果是书法,这是七年,甚至七年以前书法积累。是对于“草圣追踪”、“魏碑艺术化运动”以及“楷法表现”的学习、认识和理解的果实。如果是果实,有不成熟的青涩,更有成熟的香甜。我们追求每一次创作是一次思想、技术和工具、材料的天人合一。这是一个最高境界的智慧创造。但我们可以退而求其次,把楷书表现的凝重,如哲人之思索,把草书写的欢畅,如舞者之舒袖。把书法创作不要看成是写字,而是用心与观者交流。书法便决裂于书写可为期待矣。

原创文章,转载请注明: 转载自beplay 靠谱|beplay苹果版【欢迎光临】

本文链接地址: 初春和煦 上元景风——王加煦书法一瞥

Related Post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